首页

网游竞技

顶流女友是异界白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顶流女友是异界白龙: 第2章 第2章-人生的顶配是什么

    “王导,出事了!出事了!你快点来看看啊!”

    门板被敲得震天响,王松从床上爬起来,不急不躁地戴上眼镜,一边穿衣服一边朝门外的人吼:“叫什么叫!慌什么慌!”

    这个小姜,还是太年轻,遇到点事就着急忙慌的,实在不够稳重。

    他瞅了眼时间,才刚过六点,早餐环节的拍摄要八点才正式开始,不知道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事?

    刚等房门被打开,导演助理小姜就急忙扑上去,“王导,出事了!陆老师在他们房间里捡到一个被虐待的小女孩!”

    “什么东西?哪里捡到?什么小女孩?”王松怀疑自己的耳朵。

    “陆晋陆老师他们住的那个房子里,5号房!有一个昏迷的小女孩,浑身都是伤!”

    王松立即严肃了神色,抬脚就往5号房赶,“你和我详细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是陆老师刚才联系我们,说小书霖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屋里有个小女孩,大约五六岁,昏迷在地上,还没穿衣服,浑身都是伤……杰哥他们已经带着医生赶过去了。”

    杰哥是负责陆家父子的分组导演,医生是节目组谨防意外情况为嘉宾们配备的随行医生。

    小姜越想越觉得他们可能是撞上社会事件了,“王导,那个小女孩一定是被家里虐待了!或者,你说这个村会不会是新闻里说的那种拐卖村?那个小女孩就是被拐卖来的,然后昨天夜里她逃出来找我们求救!又或者,是村里有人对她图谋不轨,猥亵抛——嗷!”

    王松一巴掌拍在小姜的后脑勺上,“闭嘴!事情都还没弄清楚,胡说八道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王松多少还是把小姜的话给听进去了,心情沉重又复杂。

    小女孩、昏迷、没穿衣服、浑身都是伤……

    每一项描述都在显示着这里面的事情很不简单,后续也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节目组怎么就倒霉地遇上这种事情!

    两人赶到5号房的时候,只见陆家父子和几名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正站在屋外。

    杰哥迎上来解释:“医生正在做检查,小慧在里面帮忙。”

    王松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目光落在陆书霖身上,露出微笑,温声安慰:“小书霖,有没有被吓到?”

    陆书霖牵着爸爸的手,下意识摇摇头。

    他只是很担心,那个小女孩看起来很糟糕,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事。

    王松偏头看向陆晋,“要不你先带孩子去别的地方?”

    陆晋明白王松的意思,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说:“我刚才已经和他说过了,他自己不愿意走。没事的,让他听听医生的说法也好安心。”

    闻言,王松只好鼓励地拍拍陆书霖的肩膀。

    然后他和陆晋说起正事:“是在你们屋里发现的?怎么进去的?你们就没听到什么动静?”

    陆晋也纳闷,“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大概昨晚睡得太熟,什么动静都没听到,等到早上书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她昏倒在我们床边。”

    王松又问杰哥:“摄像机有拍到什么吗?”

    “没有。昨晚睡之前陆老师就把屋里的摄像机都关了,什么都没拍到。”

    说话间房门被打开,一群人急忙围上去。

    “怎么样?孩子没事吧?”

    医生脸色十分沉重,“报警吧,那孩子身上的伤不简单,除了淤青还有利器伤,而且伤口新新旧旧的,不是一个时间里造成的。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她现在还在昏迷中,我怀疑内里还有其他的伤,最好送到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小慧眼底盈着泪光,满心愤怒,“这是犯罪!王导,我们要赶紧报警,把那个人抓起来!”

    她亲眼看过小女孩身上的伤,都没几块好肉,实在是太惨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这么残忍,竟然对一个孩子下如此毒手!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王松当机立断地指挥:“小姜你去打电话报警,老张你带两个人和小慧一起先把孩子送到县里的医院去。”

    “王导,我们要不要通知一下村长?”

    “先不通知,等警察到了再说。”

    小姜先前的那些猜测也不是没有可能,万一这个村有问题,到时候人多势众,他们岂不是很危险?

    眼巴巴地看着小女孩被抱上车,陆书霖忍不住请求:“爸爸,我很担心那个小妹妹,我想和他们一起去医院看看……”

    陆晋了解自家儿子,他第一个发现那个小女孩,又亲眼目睹了小女孩的惨状,如果不完全确认小女孩的平安,这件事就会一直压在他的心上。

    但陆晋没有直接答应,而是和他说:“可是我们还要录节目,这是和节目组之间的约定。不过你可以和王叔叔沟通一下,如果他同意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医院。”

    陆书霖转头就去找王松,王松思考了一下立马答应下来,同时作为综艺节目导演敏感的一面瞬间被唤醒。

    他赶紧招呼来杰哥,让他们这组的人马跟过去拍摄。

    杰哥有些迟疑,“这事已经涉及刑事案件了吧,能播吗?”

    “后期剪辑、打码,总有办法的。不行的话,就交到新闻部那边作为新闻素材。再不行的话,就充当热心市民上交公安机关。”

    王松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

    不能播也不亏,但要是能播的话,那就是妥妥的话题和收视率啊!

    节目组很快安排了一辆商务车,小慧抱着昏迷的小女孩坐在宽敞的后排,陆书霖跟在旁边,紧紧盯着那个可怜的小妹妹。

    小女孩已经被换上了陆书霖的衣服,外面还裹了一条小毯子,也是陆书霖的,只露出一张没什么血色的小脸,显得安静又脆弱。

    路面不平,小毯子在车身的颠簸中滑落下来,露出里面的一只小脚,上面还有一块青紫的痕迹。

    陆书霖只觉得眼睛都被刺痛了,小心翼翼地将小毯子盖回去,生怕碰疼了她,又生怕凉着了她。

    哪知道陆书霖正要把手撤回的时候,那只小脚忽然动了一下,轻轻地踢在他的手心。

    难道是醒了?

    陆书霖下意识抬头,结果看到十分奇幻的一幕——

    小妹妹的额头上竟然出现了一对犄角!

    陆书霖瞳孔紧缩,张口就喊:“爸爸!”

    坐在前排的陆晋回过头来,脸上却露出惊喜,“小妹妹你醒了?”

    陆书霖再一看,小女孩果然已经醒了,正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警惕地环视着四周,更重要的是,她的额头一片光洁,根本没有什么犄角!

    陆书霖眨眨眼睛,忍不住自我怀疑,难道是他刚才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