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顶流女友是异界白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顶流女友是异界白龙: 第3章 第3章-人生的顶配是什么

    小慧也感觉到了怀中小女孩的动静,生怕吓到她,拼命放柔了声音:“小妹妹,别害怕,我们都是好人,是来帮你的。我们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是要帮你治疗身上的伤,等治好了就不会痛了。”

    阿颜作为异界来,还是一条龙,根本听不懂眼前这个人族在说些什么,不过她能够从小慧的身上感觉到善意,也认出了旁边的一大一小就是她救过的那两人,大概猜到了现在的情况。

    她应该是在昏迷的时候被他们给捡到了。

    陆晋毕竟是个父亲,在照顾小孩子方面更加拿手一些,递过来一个蓝色的儿童水壶,“小妹妹,口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阿颜好奇地盯着那个小水壶。

    不认识的物件,下半身是透明的瓶身,好似水晶又好似琉璃,上面还有奇怪的图案,大概是个人像,又或者是什么妖怪,眼睛好像两颗蛋一样。

    她看到了里面晃晃悠悠的液体,猜测着:装的是水?

    陆晋默认阿颜的样子是想喝水的,小慧腾不出手来,他示意旁边的陆书霖接过小水壶。

    陆书霖双手捧着小水壶,小心翼翼地递到阿颜的嘴边,“妹妹,喝水。”

    阿颜下意识避了避,做什么?

    陆书霖赶紧解释:“是温水,不烫的。”

    阿颜立马反应过来,这个人族幼崽大概是要喂她喝水。

    她凑近小水壶嗅了嗅,确认了,是水。

    于是阿颜试探地含住吸管往上吸了吸,果然喝到了水,还是温温的。她刚醒过来,正觉得口渴,立即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陆书霖看阿颜喝得认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而后目光再次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额头上。

    奇怪了,明明什么都没有,正常得很,他刚才怎么就错看出了一对犄角来。

    很快阿颜便把一整壶水都喝光了,吸管发出空瓶的声响。

    陆书霖体贴地问:“妹妹还要吗?”

    语言不通的阿颜只能安静地回望着他。

    陆晋伸手把小水壶拿回去,“喝了一整壶,够了,再喝就要把肚子给胀坏了。”

    他猜测这个小女孩不止是口渴,应该还饿着肚子,但考虑到去医院里有些检查需要空腹,所以便没再投喂吃的。

    小慧将阿颜稍微抱坐起来,十分担心碰到她身上的伤,“身上痛不痛?有哪里不舒服的话就告诉姐姐,知道吗?”

    阿颜:“……”

    又试探着询问阿颜的信息:“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

    “你知道爸爸妈妈的名字吗?”

    “……”

    “那你还记得你住在哪里吗?”

    “……”

    无论小慧问什么,阿颜都只是仰头盯着她看,安静得有些过分。

    一时之间小慧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求助地望向陆晋,“陆老师……”

    陆晋转头使唤自家儿子:“书霖,陪妹妹聊聊天。”

    他觉得阿颜可能是认生,又或者因为她身上的遭遇对周围充满防备,换成同样是小孩子的陆书霖应该会容易沟通一点。

    陆书霖只得顶上去,从最简单的自我介绍开始:“妹妹你好,我叫陆书霖。”

    阿颜又转动眼珠望向陆书霖,他们叽里咕噜到底在说些什么?

    然后陆书霖从随身的小书包里翻出两只草编蚂蚱,“这是我自己编的蚂蚱,昨天刚学会的,好看吗?”

    阿颜顺势盯向他手上的东西,这个她认识,是蝗虫!

    见她似乎感兴趣,陆书霖把草编蚂蚱再往前递了递,“妹妹喜不喜欢?送给你玩。”

    阿颜从陆书霖的动作里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小手动了动,从小毯子里钻出来,把草编蚂蚱抓在手中。

    明明是毁庄稼的蝗虫,但用草叶这么编出来,竟然还怪可爱的。

    陆书霖顿时很开心,“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怎么编,很简单的。”

    这一幕可太眼熟了,昨天他们在村子里偶遇到的一个小女孩就是这样来哄陆书霖的。

    那个小女孩名叫徐佳悦,这会儿她才刚刚起床,正满怀期待地打扮自己,为第二次亮相做准备。

    结果她在山脚下等啊等,终于等到拍摄队伍之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竟然都找不到陆书霖的身影。

    徐佳悦震惊极了,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陆书霖没来采蘑菇?!

    明明就是在今天,就是在这里,为什么和她记忆中不一样了?!

    重生回来之后她不过就是去节目里教了一下陆书霖草编蚂蚱,怎么可能会引起这么大的蝴蝶效应?

    徐佳悦心底逐渐开始发慌,她隐隐感觉未来好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在发展。

    县人民医院。

    节目组抵达的时候,有三名警察早已经等候在那里,考虑到阿颜是个小女孩,其中还有一位女警,在他们的陪同下很顺利地为阿颜做完了各项检查。

    值得庆幸的是,阿颜除了表面的皮肉伤,内里并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有些气血虚弱。

    “不过,”医生话锋一转,“建议你们带孩子再去看看心理医生。”

    刘警官忙问:“您的意思是,孩子有心理疾病?”

    “这个我不能确定,毕竟在心理方面我并不是专业的,我们医院也没有心理科。我是看孩子一直不愿意开口说话,对外界的反馈也不积极,这种状态不是很正常,可能是之前的遭遇留下了心理阴影,最好还是去看看心理医生,如果有问题的话,趁早干预。”

    在场的人不免觉得心情沉重。

    虽然这个世上有太多的惨事,但涉及到小孩子,总是更加让人觉得难受。

    已经为人父的陆晋更是如此,主动提出:“我认识几个心理方面的专家,有需要的话,可以让他们过来看看。”

    刘警官赶紧道谢:“感谢陆老师的好意,不过我们可能需要和上级请示一下。”

    “应该的。”陆晋表示理解。

    医院为阿颜安排了一间单人病房,她乖乖地坐在床上,手里还捏着草编蚂蚱,无意识地摆弄着。

    她在思考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之前在车上匆匆一瞥,外面竟然有好多高楼,她现在所在的地方也在高楼之上,而且那些窗户好像全都是琉璃制成的,还有灯——

    应该是灯吧,她抬头看向上方的电灯带,比龙谷里照明的晶石还要亮堂,还处处都有,实在是神奇。

    *去食堂打了一份早餐回来,拉起病床里的小桌子铺摆在上面,清粥小菜牛奶鸡蛋小笼包,丰盛得很。

    陆书霖勤快地剥好了鸡蛋,递给阿颜,“妹妹,给。”

    阿颜回过神来,看到眼前这颗白生生的熟鸡蛋,立即领悟:哦,她明白,喂完了水,又要喂吃食了。

    她配合地伸头过去,直接就着陆书霖的手咬上了鸡蛋。

    陆书霖愣了一瞬,赶紧调整了姿势,让阿颜能吃得容易一些,担心鸡蛋太干,中途又端起牛奶喂给她。

    阿颜十分自然地享受着陆书霖的服侍,不过因为不太喜欢牛奶,只尝了尝便不愿意再喝了。

    陆书霖小大人一般苦口婆心地劝她:“妹妹,牛奶里面含有丰富的营养,小孩子要多喝牛奶才能长得高。”

    阿颜见他还一个劲地给自己喂牛奶,打量着小桌上的吃食,选中盘子里的小笼包,抬手指了指,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陆书霖眨呀眨的。

    陆书霖瞬间败下阵来,捏了一个小笼包喂到阿颜的嘴边。

    阿颜咬了一口,眼睛瞬间发亮,有肉!

    小小的小笼包几口就没了,吃完一个,阿颜立即就要吃下一个,陆书霖却转而端起粥碗,舀了一勺粥递到她嘴边。

    阿颜尝了一口清粥又不乐意了,味道寡淡,一点都不好吃。她偏头躲过勺子,示意陆书霖继续给她喂小笼包,她要吃肉!

    陆书霖固执地举着勺子,一脸严肃,“妹妹,小孩子不能挑食,对身体不好。”

    阿颜:听不懂。

    陆书霖只好打着商量,“妹妹先喝点粥好不好,等下再吃包子。”

    阿颜看他一直举着勺子,实在累得慌,也不再坚持了,吃就吃吧。

    她凑过去把粥喝了,陆书霖还以为自己的话被听进去了,十分捧场地夸赞:“妹妹真乖!”

    就这样,两个孩子一个喂一个吃,陪在旁边的女警完全插不上手,看着他们只觉得画面美好极了,老阿姨的一颗心都要被萌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