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顶流女友是异界白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顶流女友是异界白龙: 第8章 第8章-atsl顶配是什么版

    陆书霖双眼迷离了一瞬,再次看清阿颜的时候,他呆愣了两秒才想起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妹妹,我带你去过去看看帐篷吧。”白天他们说好了的。

    阿颜却仰头望向夜空,那里只是轰响了一声便再次没了动静。

    哼!明明是世界意识不准自己暴露身份的好不好,否则她也不会浪费灵力去抹除陆书霖的记忆,而且她又没有伤到他,发什么脾气?!

    陆书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好似明白过来,“妹妹是害怕打雷吗?”

    普通的雷阿颜当然不怕,打在身上跟挠痒痒似的,不过要是天雷的话,以她现在的情况估计挨不了多少下。

    “妹妹害怕的话就捂住耳朵,听不到声音就不怕了。”担心她听不懂,陆书霖还示范了一下动作。

    阿颜目光淡淡地看着陆书霖,她怕的又不是声音。

    “书霖,大王,等一下。”小慧这个时候跑过来,“你们俩的话筒好像出问题了,听不到声。”

    她给两个孩子检查了一通,结果发现是收音器被关掉了,问:“怎么回事?是你们自己关上的?”

    阿颜眸光一闪,她才明白之前陆书霖触碰自己腰上戴的东西是为什么,一脸无辜地摇头。

    已经被抹去那段记忆的陆书霖就更加不清楚了,“我没有动它啊。”

    小慧心下纳闷,倒也没有多怀疑,将两人的收音器重新打开后就准备退回去,哪知道却被一只小手给拽住了衣角。

    “大王,有什么事吗?”小慧顺着拉扯的力道重新蹲下身子,看着阿颜的眼神盛满了温情。

    曾经在她怀里伤痕累累的那个小孩,如今变得这样地鲜活健康,真的是太好了!

    刚才靠近的时候,阿颜隐约在小慧的身上闻到了奇怪的味道,明明上次见面都没有。为了进一步确认,她伸长脖子凑近过去,像个小狗一样耸动着鼻子在小慧身上仔细嗅了嗅。

    小慧看到阿颜的动作心下不由得怀疑,不会是她的身上出汗太多有味了吧?

    结果只听阿颜吐出三个字:“你病了。”

    “啊?我没病啊……”

    “这里。”阿颜径直抬手覆在小慧的右胸之上。

    小慧:!!!!

    她这是被袭胸了?!

    “妹妹,不可以乱摸!”陆书霖被阿颜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拉开她的手,然后他羞赧地和小慧道歉:“对不起小慧姐姐,妹妹不是故意的。”

    “呃,没关系。”小慧倒没有觉得被冒犯了,毕竟阿颜是个女孩,她又没有多余的动作,明显只是一个很单纯的行为。

    阿颜却固执地盯着小慧,继续说道:“这里,臭的,你病了。”

    她想告诉小慧,那个部位闻起来有一丝腐败的味道,应该是染了病,但词汇量有限,只能勉强表达出这些。

    果然是发臭了!

    小慧被袭胸的时候没脸红,这会儿脸却一下子热了,她急忙想要逃离这场尴尬,“姐姐还有工作,先回去了。”

    钻到摄影组背后,她隐蔽地扯着胸前腋下的衣服去闻。

    好像也还好。

    或许是小孩子的鼻子要更加灵敏一些?

    陆书霖看着小慧逃走的背影,无奈道:“妹妹,就算小慧姐姐很臭,你也不该说得那么直白,她会不高兴的。”

    阿颜眨眨眼睛,哦,她明白了,这个就是所谓的讳疾忌医。

    人族可真胆小!

    第二天,五组家庭和福利院里的孩子们在一起做游戏,场面吵闹又欢乐。

    砰!

    “哇——”

    孩子们正在草地上疯跑,突然,谢溪萤和另外一个宝贝吴嘉嘉不小心撞在了一起,两个人摔作一团痛得哇哇大哭。

    爸爸们闻声急忙赶过来,结果发现阿颜已经站在两人跟前,真的像个大王一般冷声命令他们:“不准哭!”

    堂堂龙族,不过是摔了一下而已,怎么能轻易就流泪?!

    哭声骤然停了一瞬,然后变作控制不住的小声抽泣。

    谢溪萤委屈地将手伸出来,那里被擦伤了一小块,“呜呜呜,大王,好痛啊。”

    阿颜才反应过来,哦,他们不是龙族。

    行吧,人族本来就脆弱,这里的人族更是,哭就哭吧。

    阿颜上前握住谢溪萤的腰,轻轻一抬就将人给腾空抱了起来——

    抱了起来?!还腾空?!

    大人们又惊呆了。

    虽然昨天就已经知道阿颜的力气很大,可腾空把和她差不多高的一个人抱起来和拎竹篮,这两样的视觉效果还是不一样的。

    听着谢溪萤的哭声,阿颜看向她手上的擦伤,忍不住有点蠢蠢欲动。

    如果是为了救人的话,总不会被劈吧?

    踌躇了两秒之后,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就当做是试探一下好了。

    阿颜回忆护工曾经安慰别的孩子的样子,抓起谢溪萤的小手往伤口处吹了吹气,“痛痛飞。”

    与此同时,没有人发现,一丝灵力从阿颜的手中漫了出来,在谢溪萤擦伤的位置偷偷转了一圈,然后消散不见。

    阿颜有控制着分寸,灵力转过之后,伤口外表几乎没有变化,只是帮忙减轻了疼痛。

    “咦?”谢溪萤表情瞬间舒展开来,泪蒙蒙的双眼溢出惊喜,“好像真的不痛了!”

    而天空中毫无动静。

    阿颜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坐在地上的吴嘉嘉不干了,嚷嚷着:“大王,我也痛,呜呜呜……”吴爸爸去抱他,他还不愿意,“我也要大王抱,我也要大王吹吹!”

    于是阿颜过去又是同样一番操作。

    “大王,谢谢你,你真的是太好了!”谢溪萤重新露出甜甜的笑,紧接着一把搂住阿颜,热情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吴嘉嘉看了,表示不甘落后,也赶紧噘着嘴凑上去,“大王,我也谢谢你!”

    “吴嘉嘉!”吴爸爸眼疾手快地捂住自家儿子的嘴,直接把人拖走。

    吴嘉嘉:“啊啊啊,爸爸,你快放开我,我还没有亲到大王呢!”

    吴爸爸:“亲什么亲,不准亲!”

    吴嘉嘉:“谢萤萤都亲了,我也要亲!”

    吴爸爸:“她是女孩,你是吗?!”

    吴嘉嘉:“我可以是!”

    吴爸爸:“吴嘉嘉!”

    吴嘉嘉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家爸爸,陆书霖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不放心,转头叮嘱阿颜:“妹妹,以后你要记住,不能让别人亲你。”

    阿颜反射性地看向谢溪萤,她亲了!

    陆书霖还迟疑着不知道怎么回答,谢溪萤就立马扬起下巴,特别骄傲地说:“我们都是女孩子!我可以亲!”

    ……

    儿童福利院这一站作为特辑,节目组只做了两天一夜的计划,下午在将学习室和游戏室布置起来之后,很快就到了离别的时间。

    五个家庭的宝贝们在福利院氛围的影响之下简直成了大王的邪教徒,一个个都对阿颜依依不舍,将她围成了一团。

    陆书霖尤其心情沉重,比上一次离别的时候还要感觉难受,心被什么东西拉扯着,好像他天生就应该和小妹妹待在一起。

    将精心准备的礼物送给阿颜,他的声音有些干涩:“妹妹,我会再来看你的——”

    “大王!萤萤下周就回来看你!”谢溪萤扯着嗓子。

    “我明天就回来!”这是吴嘉嘉。

    陆书霖:“……”

    陆书霖继续道:“改天你也可以去我们家做,我妈妈和姐姐也都很喜欢你——”

    “大王!你来我们家!我叫我爸爸给你做超级多超级多好吃的肉,你一定要来啊!”谢溪萤直接挤开陆书霖,抱住了阿颜的手臂。

    “大王!我妈妈做饭更好吃!你来我们家!”吴嘉嘉挤到阿颜的另一边。

    阿颜都很感兴趣,“我去。”

    谢溪萤立马高兴地将脑袋蹭过去,“大王!我会想你的!你也一定要想萤萤啊!”

    吴嘉嘉也想蹭,但是被陆书霖按住了脑袋,他躲来躲去地喊:“大王!你也要想我啊!”

    阿颜大王雨露均沾地摸摸两颗脑袋,颇有一种宠溺的感觉,承诺着:“会想你们。”

    再次被忽略的陆书霖:“……”

    他咬了咬牙,这两天才发现,原来谢溪萤和吴嘉嘉的话这么多,甚至多到有点烦人。

    修罗场!打起来打起来!

    我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上周还在磕小书霖和萤萤的cp,这周他们已经变成了情敌。

    我也是没有想到,我之前还以为大王是个柔弱的小白花,原来她是一朵彪悍的霸王花。

    大王好宠啊,我也想被大王摸头!

    我摔倒了,要大王亲亲抱抱才能够起来。

    大王威武!大王霸气!我要给大王喂饭!我要给大王当狗腿子!

    话说谁还记得大王的真名?

    不就是叫大王吗?[狗头]